雾灯谷堆橘子皮er

圈名是阿雾昵称是西橙/是一团雾
在形容我的时候请务必不要用一坨!
目的是成为沙雕的文画双废
跳坑几乎一天一回,文坑几乎都是武隆天坑,而且从来不会填的那种
总有一天会因为咖啡因中毒死掉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幼崽
传销头子,你们买的股票就是我吃的cp【什】
大家要热情买股鸭!

大概……新坑预告

阿雾终于有勇气把女儿搬上来了

是原创

大概是主体为中世纪和凯尔特背景的异世界

这里大概是一个楔子

有玛丽苏之王锻造者之称的我终于下手了

请当成沙雕文看叭

00 金色的越谱湖上

  美丽的无人之地,越谱湖。

  金色的瀑布如同修斯提尔*的秀发,红色的的圣土如同火龙的翅膀——这里是空的圣地,生的净土!

  可曾经的美好之地啊,现在已经变成了杂草丛生的垃圾,再也无法被祝福。

  曾经的纯洁之地啊,现在已经变成了污物的根源,再也无法被歌颂!

  金色的越谱湖上,是战 争的阴霾。

  污垢覆盖了这一寸净土,并折磨着这个大陆。谁将拯救这战争的创造者,谁又将惩罚这战争的制造者?

  终于,海妖与树灵编制乐谱,龙与精灵唱响云霄,向着遥远强大的修斯提尔女神祈祷大地的和平,伤口的愈合——

  让金色与蓝色交替!让生命的颜色重新侵染整个大地!让颂歌响彻夕阳与云层编织的云霄!让美丽的修斯提尔女神重新眷顾这里!

  生命重新开放,花朵绽放,发出香甜的气味。

  可焕发生机的湖泊已然失去,消失在人类眼里

  修斯提尔女神,眷顾那里

  修斯提尔女神,让战争远离!

   ……

  少年合上了一本厚厚的书,风笛与不知名的短笛碰撞的声音如同遥远的山脉间鸟人的风铃发出的悦耳声音。

  书已经很旧了,封面上的金箔【*2】已经有脱落的迹象,但是上面的字仍然能够辨认。

  那是一本名为《大陆积纪年诗歌集》


注释

*修斯提尔:掌管天空与大海,艺术与力量的女神,传说生有巨大的翅膀与粗壮的尾巴。总是以身着长袍,金红夹杂海蓝色的长发出现。性格温和,象征力量与完美。同时是公正的平衡女神。是混血种的保护神

*2:为了保证书页的完整性,对于厚的书大陆统一用树金制成的金箔镶嵌在封面上。树金带有很强的魔力,可以保护书页使书页无损害,如同崭新的一样。但是树金暴露在空气中会减弱魔力,随后与普通金无异。

树金箔一旦有脱落的迹象,表明魔力已经耗尽,无法保护书页,这时最好将金箔撕下,重新镶嵌。

歌颂者【久妹注意/04】

我!没!咕!

我菜鸡阿雾又回来了嘿嘿嘿

本章私设:轰的妈妈精神有时正常有时不正常,医院病床紧张所以绿谷和她暂时一房

ooooooooc,短小而且不好康

以上能接受请↓






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的白。鼻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但是在那之中似乎有一些甜味……

  “醒了?”旁边的白衣护士坐在床沿上,长长的银白色头发一直蔓延到自己打着吊针的手边,“他们为你准备了口服葡萄糖,需要吗?”

  不是护士?绿谷出久轻轻摇了摇头。于是女人沉默了。

  是病友吗?绿谷出久顺着女人的目光望去,发现窗边还有一张床。床头的迷迭香随着微风飘荡,被阳光染成金色。

  “绿,绿谷少女……”看来欧尔麦特还懂得医院要安静,“身体好点了吗?”

  “嗯。”她费力地坐起来,试图问欧尔麦特现在是什么时间,但是对方马上就慌张地疯狂摆手——像个小孩子一样。绿谷出久想。

  “这位先生让一下蟹蟹。”后面淡定的护士

戳了戳欧尔麦特,“要转病房了。”

  淡定而年轻的护士给绿谷拔针之后把她抱上推床,去了另一间单间,动作行云流水简直让人钦佩。

  “今天下班要赶快回去准备明天的入学考试……”

猜猜那个护士是谁鸭

 

比较长的短打/下

是肝了两周的摇摇椅

摇着摇着碎掉了的那种

上见lof,链接见评论

我好菜啊/躺


比较长的短篇

abo注意!阿雾真的好菜啊

是千星,赤龙Omega星仔和变异的黑白金三色狮鹫Alpha千哥

大概下篇会有车

大量私设注意,赤龙的翅膀设定是由红变渐变金最后两片羽毛是纯金色,金色部分可以储存光能转变为热能和信息素以及那啥的抑制效果

能接受就↓









   “我们真的输了?”

  这句话就像一把重锤,狠狠地碾压赤焰七星的心脏。不过最先忍不住哭出来的是纹纹——这个学骑刃王不到半年的天赋异禀的凤凰,第一次展现了自己脆弱的一面。

‌  “对不起星仔哥……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少女的声音带着哭腔,高傲的凤凰卸下自己的高墙。赤焰七星强忍自己心口的剧痛,拍了拍纹纹的肩膀:“纹纹,不是你的错,错在我。我不该那么意气用事的。”

  明明已经提醒过自己昔日的最好朋友不过是一个幌子,但是易怒的基因反而让自己更加不理智了。不过好在还有一线生机,可以的话……

  “赤焰七星!你害死了我们全村的人!”

  “通知赤焰爷爷,比赛过后让全村人撤离吧。”

  赤焰七星的额角直冒冷汗,他清楚一旦自己这么做,就是在做一个豪赌,赌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他一下子出手,捶在了墙壁上,让可怜的墙瞬间冒出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痕。

  “各位,我有一个办法。”他深吸了一口气,Omega的气味淡淡地在空气中蔓延,“你们都知道的,我是一条赤龙。”

  “赤龙的羽翼由红到金储蓄能量由少到多。翅膀上的两片纯金色羽毛储蓄能量最多,同时抑制信息素流动。”他咬了咬牙,

  “我可以把羽毛拔下来,给纹纹再用一个小时都没问题。”

  “但是这么做就意味着……”狮鹫沉思了一会儿来消化少年Omega的话语,然后很着急地想要阻止赤龙,但是为时已晚了。

  少年似乎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自己身上,两片带血的金色羽毛已经被硬生生扯下,连带着空气中一下子浓郁一倍的茶的香气。

  “走吧纹纹,这场比赛我们一定要赢。”

  “喂,赤焰七星。”一直没说话的钢千翅突然叫住了他,“活着回来等我跟你告白。”

  空气突然凝固了,赤焰七星不禁笑出了声:

  “钢千翅,我也喜欢你。”

  大概会活着回来的。

TBC

深夜短打

阿雾好菜一女的

沿用性转火龙星哥的设定,但是是原本被爷爷正常养大的正常生物,不是舌尖上的爸爸(什)

是千星【阿我好菜啊15551】

他们有这么好!

大量不过脑私设意识流ooc注意,钢千翅设定是变异的黑色夹杂金毛发的狮鹫/有生病注意


  他听见了远方来自火焰的祈祷,听见噼噼啪啪的木柴燃烧声,听见曼妙的风铃的声音。这让他想起来一件事——

  他快死了。

  眼前是黑乎乎一片,这让他不免有些烦躁。随便乱蹬了一下周围,发现原本该在身上的被子被踢下去,又被某人轻轻盖上。那个人用极轻的声音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滚烫的翅膀。

  之所以这么笃定地说是滚烫,不如说是钢千翅的猜测。因为一般的手都不会冰凉成这样,除非是自己太过温暖以至于这手就像冰雕的一样。他根据自己干燥的舌头判断——啊,他不是要死了,他是发烧了。

  这么想着,之前那个人又用他(她?)粗糙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出意料说了一句“嘶……这么烫啊。”

  然后头就被抬起来,紧接着苦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中药就被轻柔地送到了嘴里。钢千翅几乎是下意识地喷了对方一脸,然后脸色很难看地放松身体,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对方忍不住笑了几下,她的声音真好听,比风铃还好听。她貌似是添了下嘴角,然后干呕了一声:“噫……好苦,爷爷的药太猛了,虽然药效挺好……”

  嘴里被塞了颗棒棒糖,然后中药才被灌进来。掺了糖的中药味道好一点——虽然还是很苦,但是至少没有让人感觉难以下咽。

  眼前逐渐清晰起来,金红色的身影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脸上还有残留的棕色液体。她愣了一下,惊喜地扇了扇翅膀——

  “钢千翅你终于醒了!”

  看来吃了不少苦啊,麻烦了。钢千翅想了又想,终归还是把所有话都变成一个自信的眼神。


星哥觉得她今天牛x坏了

是沿用之前短打的设定/多久去电脑上搞个合集吧xxx

详情请翻lof

有ky请忍住/ky女娃请萨斯!【自行脑补摸仙煲方言】

阿雾好菜一女的



  01  圣兽队是怎么组建的

  这事儿要从钢千翅认识赤焰七星开始,啊不不不,是从魔王错把十岁的赤焰七星当成十五岁并送到山茶村那个犄角旮旯去历练五年,然后才认识的钢千翅这件事开始。

  认识完了就没见过。跟铠甲神比完了才想起“啊我记得有个很可爱的小伙儿好像之前拖了两台骑刃王去山茶村开荒他车技挺好的不如我们……”

  此时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把凤翎骑给苗纹纹的赤焰七星突然打了个喷嚏。

  “美女,赤焰七星在吗。”

  “星仔姐,有人叫你——”

  钢千翅,陷入了人生低谷。

02  皇家园林是什么伢子,雨窝无瓜!

  魔王以前也曾经跟她讲过要不要去怡梦园qio一眼,当时她在刷牙。

  “皇家园林是什么伢子,雨窝无瓜啊。”漱完了口之后顺带张嘴吐了一口火,“还有,我大概会成为纵火犯吧……”

  魔王认真考虑了一下,决定不带她去了。

  时间回到现在,紫云金甲带着她进怡梦园——

  “这里真没(劲)……”

  “对,这里的确很美。”

  ……mdzz。星哥如是想。

03  当赤焰七星和紫云金甲说话的时候她在说什么

  “紫云金甲,说这么多你就是想战胜我对吧。”

  “对,难得有这样一个骑刃王高手……”

  “我跟你讲五个字吧,魔王说这对敌人很有用。”

  “说吧!”

  “你在想p吃。”


  今天的星哥也是无意中被人误解为凶残社会的一天呢。


是短打

啊我好菜啊

在考试之前八天的划水十分钟/是全员半兽化

不过脑子的私设超多/大概就是星哥是最后一条火龙然后父母被杀了被魔王抱走养大的故事

私设火龙有个天性就是刚出生的小龙会吃自己的父亲来获取长大的营养/所以魔王某种意义上可能帮到了星仔【什】

于是这故事就,没星仔爷爷戏份了/爷爷好惨一爷爷

我流ooooooooc

性转注意

如果以上能接受↓

  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魔王一条暗龙会抱一条珍贵的火龙回来养——一般来说小火龙的器官更加贵一点,而在他们看来魔王一直都秉承着物尽其用的道理。

  “赤焰七星。”魔王却对他们的疑问不理不睬,还教授那只看起来营养有些不良的火龙骑刃王的技术——这看起来有些浪费他的时间,“起床。”

  “来了!”有一些小奶音的声音从二楼飘下来,像是钢之城里最锋利的骑刃王刀刃互相碰撞所发出的美妙声音,“请等一等,我得处理一下头发。”

  魔王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突然嗤地笑了出来。他嘲笑那些看不起赤焰七星的人,嘲笑他们看不透女孩的血腥本质。

  毕竟自己亲眼看到她破壳而出,用尖利到可以咬碎坚硬如骑刃王刀刃的龙蛋的牙齿,咬破了另外一个蛋,把里面成型的幼崽拖出来三两下吃掉,又利落的爬下床去啃食自己已经死掉的亲生父亲的样子——一滴血不剩,吃完还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今天我有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他从椅子上站起来。

  “那今天我就去和钢甲炮切磋骑刃王了。”女孩跑得飞快,从桌子上拿起一片面包就跑,金红色的羽翼一展尾巴一摆,就消失在魔王的视线里。

  魔王突然想起今年她十五岁,该有叛逆期了。于是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该不该找嗜血谈谈让这俩以后别那么频繁见面。

想写伽开【小声】

大概是原伽和抑郁性转开

脑子一热就想写了,大概只是短打

但是我是弱🐔会不会被太太们集体喷啊xxx【小声bb不敢乱讲】

  大概是靠谱的成年人和有童年阴影的少女xxx

阿雾好弱一女的


歌颂者【03?/久妹注意】

03  大海是每一个女生的梦想

  因为有帅气路飞/虽然也会有海怪x

大概下周和下下周会停更,因为要会考了

胜出股新增√目前就相出欧出胜出可以推荐入一下w轰出大概会在下一章

大家要热情买股鸭!



  欧尔麦特承认,少女已经越来越强了。不论是练成了晨跑的习惯还是尝试直视自己的眼睛,她都在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正常一点。

  神啊,那样好的孩子为什么不能够拥有更好的人生呢?他站在海滨公园,看着金白色的沙滩被海浪渲染的日出模样,不禁向神明发出疑问。

  “绿谷少女!”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脸上挂上标志性的笑容,让海浪和阳光冲散他的愧疚与疑问,“恭喜你超额完成了任务!”

  “……”绿谷出久却一反常态地看着他,她的视线越过自己,像一束想要逃离的光一样直直投向自己的身后,仿佛黑暗在那里滋长。

  “Deku?!”

——————————————————

  爆豪胜己永远也想不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跟失踪两年的青梅竹马再一次见面。他的手中还提着现买的面包,甚至脚上的鞋带都没系好。

  “喂!”他一把扔下面包,面包条在沙地上溅起一片金白色,像是朝阳涂抹的海浪。他越过欧尔麦特,一只手抓住了绿谷出久的衣领,另一只手酝酿着他两年来欠她的爆破,“怎么还敢回来,啊?说话!”

  绿谷出久整个人被提起来,她不算修长的双腿用力挣扎着,训练了几个月后仍旧苍白的双手覆盖住爆豪胜己长着薄茧,肌肉发达的小麦色手臂。耳边是嘈杂的对话声,眼前是飘扬的白大褂和培养液的颜色。她感觉自己被戴上了呼吸机,有很多针管插 进她的背部和手臂——

  “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这小丫头唱歌!”

  “能召唤神明的歌姬啊,永生在我们眼前!”

  “真不知道那位大人为什么会生气,还让我们放了她——该不会是自己一个人想永生吧,那我们可不能遂了他的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工了!看个飞机场能看这么久。”

  ………………

  欧尔麦特强行掰开了爆豪胜己的手,但是已经晚了。绿谷出久全身像雪一样白,一样冷。过于宽松的运动外套并不能为她锁住热量。欧尔麦特心中暗骂一声,给相泽消太打了个电话就打横抱起绿谷出久,去了最近的医院。

  如果她再受到伤害,那自己该怎么承担这份痛苦和愧疚啊。欧尔麦特在楼房之间快速跳跃,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把绿谷出久抱得更紧了。

  另一边,爆豪胜己低着头,看着已经不能吃的面包,暴躁地把它们捡起来,扔进了大海。

  “去死吧——”

  至于要让谁去死,以前他可以说是Deku,但是现在他又该找谁当替罪羊呢?


歌颂者 02【久妹注意】

目前可以奶的股有相出欧出轰出胜出死出!

其实这应该算ALL出的福利w

大概劳动完了就,一周一更/

大家要积极买股鸭这样我可以决定结局什么cp【什】


  即使少女眼中几乎没有对生活的希望,但是欧尔麦特还是看到了她藏在内心的那一抹光芒。

 


  “绿谷少女。”欧尔麦特站在海边,如果忽略他身边堆成山的垃圾的话这个场景是绿谷出久最想看到的事情了。早晨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就像与自己对话的神明一样,“你想好了吗?去雄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哦。”

  绿谷出久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把头埋进围巾里——相泽消太送的围巾,上面还有淡淡的木棉花的气息,很好闻。

  “那么,试着尽可能多的在六个月之内清理这些垃圾吧!”欧尔麦特想起来前几天看到报告单*背面写的几个潦草的字,不禁内心里皱起了眉头。

  还检查出与自己相似的个性……吗。绿谷少女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惊喜呢?欧尔麦特将头低下去,正视少女的双眼。那双眼睛现在毫无杂质,像是黑暗中的绿宝石一般,但是欧尔麦特敏锐地捕捉到了。

  即使少女眼中几乎没有对生活的希望,但是欧尔麦特还是看到了她藏在内心的那一抹光芒——那是她对英雄的崇拜 ,是曾几何时还是无个性的自己眼中所拥有的东西的近似物体。

  她会成为自己的继承人吗?不,还是先观察一下吧,毕竟根津也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少女背对着欧尔麦特,突然奔跑起来。墨绿色的电弧在她周身缠绕着,仿佛北欧神话中不可侵犯的雷神托尔。她奔向最近的一个垃圾山,用双手费力地扛起一个冰箱。两年来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身体就像是生锈的铁一样咯吱作响,仿佛都要断掉一样——

  “绿谷少女!”欧尔麦特急忙帮她把冰箱放下来,“急于求成可不好啊……虽然我理解你的心境。”

  绿谷出久低着头,两年没剪的头发争先恐后地遮住她的脸,挡住他的表情。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她脸上滴下来,化作冰冷的海水。

  “这样的我……”

  “这样的我实在是太差劲了……不仅让妈妈担心,自己还……自己还……”

  欧尔麦特把耸动着肩膀的少女揽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因为伤疤而崎岖的背部。

  “已经没事了。”他说,

  “因为我来了,不是吗?绿谷少女,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英雄。”

  绿谷出久第一次敞开心扉,号哭起来。

  她一直想听到的,都是这句话。小时候妈妈的道歉也好,因为无个性被欺负也好。她总觉得一定在某个地方,某个人会对自己说这句话。她不指望那是爆豪胜己,但是她没想到是欧尔麦特。

  墨绿色的眼睛里,冰河期进入尾期,嫩绿色的植物开始生长。